文化密码:解密《诗经》中隐藏的的中国“马文化”

4.jpg

研究表明,人类至少从5500年前就开始了驯马,马在古代广泛用于农业生产、运输、交通、通讯、田猎和军事活动等,由于其与人类生活的密切性,世界各国都渐渐发展出了相应的马文化,其中中国的马文化特色是十分突出的,在中华文明史中也占据了一个特殊的位置。


1.jpg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的诗歌,共有311篇,这些诗歌对于我们了解周初到周晚期的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有很重要的参考作用。在《诗经》关于马的篇章与诗句数量不少,当时已经根据不同用途把马冠以不同的名字,不同毛色不同体征的马也有专有名称,分类细致到了令人瞠目的地步,同时也反映了当时的马政制度及与马相关的礼仪,这说明至少从周代起,马文化就已经基本成形了。

在《诗经·郑风·大叔于田》中有“执辔如组,两骖如舞”的句子,这首诗是描写打猎场景的,意思是“握着的缰绳像丝带一样,而两匹拉套的马奔驰着,也像是在跳舞一般。”,这里的“骖”是指驾车的马,从商代到春秋末年,甲骨文的车字字形都是独辕,战国时出现了双辕车,独辕车至少需要两匹马。用三匹马拉的独辕车,称为“骖”,具体来说中间驾车辕的叫“驾”,两边的马叫做“骖”(意为参与的意思)。

四匹马拉的车,被称为“驷”,如《诗经·郑风·清人》云:“清人在消,驷介麃麃”,意思是“清邑的军队驻扎在消地,驾车的四匹马披着甲真是威武。”

这种四匹马拉的车,辕两旁夹着辕的马称为“服”(意思是服役、承当),服马两边的马称为“骖”。


2.jpg

据考证,古代帝王一般乘坐六马之车,如果是六马之车,那么骖马两边的马就称为“騑”。

在古代,除了狩猎马车和战事马车,马车所用的马的数量依照社会等级有严格的要求。逸礼《王度记》:“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马”按照体型大小也有严格的区分,有六尺马,七尺马,和八尺马,“马八尺以上为龙,七尺以上为騋,六尺以上为马”——《周礼·夏官·瘦人》一般来说,“马”以六尺为常,故正名为马。

按年龄来分类,“二岁为驹,三岁曰駣”


3.jpg

马在古人的祭祀活动中也是重要角色,《诗经·商颂·玄鸟》中云:“龙旂十乘,大糦是乘”,意为“十辆马车上龙旗飘飘,供奉酒食来祭祀。”,用马车的数量体现了祭祀的规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