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赛马”中“养马”和“相马”

77.jpg

  周穆王姬满五十岁时即位,在位55年(约公元前976~921年),是中国古代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帝王之一,又称穆天子。传说他曾周游天下。穆王东征西讨十分辛苦,待四海平定后,他决心要拜访远居昆仑山的西王母,必须有天马神驹和训练有素的驭手相助,才有可能超越艰难险阻。容成公告诉他,武王伐纣以后,天下太平,曾把一批战马赶到夸父山上放野,那都是些身经百战、日行千里的神马,如果能把那些马找到,巡游瑶池并不难。

  穆王命人张贴布告,招募驾驭手,半年以后才找到神驭造父。造父受命到夸父山上寻找天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这种神驹,从中挑回八匹骏马献给穆王。穆王命造父把马送到龙川精心驯养。因为龙川有一种草叫龙刍,马吃一天能跑千里。穆王把国家大事托付给诸臣,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便整装出发,终于在瑶池见到了西王母。归来以后,又驾着八骏,借助楚国军力打败了徐偃王(西周徐国国君,当时江淮有36个诸侯国向徐国朝贡)。

  周穆王深切地感受到良马的重要,建了天闲厩、内厩和外厩三种马厩。八骏养在天闲厩里,每天供料一石;稍次一等的马喂养在内厩里,每天供料八斗;再次一等的马养在外厩里,每天供料六斗;那些比不上这三等的官马称作散马,每天供料五斗;更差一等的马是民马,不属于官府喂养的范围。穆王选派造父做司马(负责全国的马政),天下良马没有一匹被埋没在民间。造父按照马的等级来区别对待养马的人,他们对自己的待遇,也没有不乐意的。

  后来周穆王死了,造父死了,八骏也死了。马的优劣好坏没有人能够辨认了,只好按产地和毛色来区分。冀州(古代九州之一)北部一带出产的纯色马被看作上等马,养在天闲厩,用来驾周王的车;毛色驳杂的马被列作中等马,养在内厩,用来弥补天闲厩良马的不足,同时兼作战马;冀州以南,济水(古代四渎之一)、黄河以北地区出产的马,养在外厩,供诸侯、周王的公卿大夫及出使四方的使臣驾车使用;长江、淮河以南出产的马定作散马,供传递消息、运送东西和干各种杂活时用,重大任务不让它们承担。养马人的待遇同样分为四级。

  到了周夷王姬燮(在位16年,约公元前894年至前878年)末年,强盗蜂起。内厩的马按规定应当参战做军马,但是这些马养得肉满膘肥,十分骄懒,听到行军的钲鼓声就吓得后退,望见作战的旌旗就四处乱逃,只好搭配一些外厩的马参战。但内厩、外厩的养马人闹起了意见。内厩的人说:我们的马与天闲厩的良马都来自冀州,主要给天子驾车,只在特殊情况下兼做战马,你们应该冲锋在前。外厩的人说:你们的马吃的草料多而干的活少,为什么打起仗来,反让我们冲锋在前?双方争执不下,闹到了周夷王那里。但周夷王和左右大臣们都偏袒内厩的人。周夷王的军队和强盗对阵,外厩的马先上阵作战,强盗被打败了。强盗败走之后,内厩的人马才冲上前去,结果周夷王反而认为内厩的人马立了功。这样一来,外厩的人和马都感到心灰意冷。强盗得知这一情况,又乘机攻了进来。内厩的人和马照例首先逃跑,但外厩的人马看到这种情况不再去冲锋和援救,也跟着逃了起来。弄得周夷王所拥有的良马不是战死就是被强盗掠走。周夷王大为惊恐,于是下令征调天闲厩的马匹参战。

  天闲厩的马一向只习惯于在宫廷里驾车,不习惯沙场作战。天闲厩的人把这种情况告诉了夷王,夷王下令改让散马参战。养散马的人说:作战的马需要有力气,吃得饱才能力大。如今平日吃得多的马尚且承担不了战事,我们喂养的马吃得少,力气小,且一直得不到休整,恐怕难以承担作战这样的大事。夷王听了,心中有所醒悟,因而感到惭愧。他安慰了养马人一番,打发他们回去,下令今后各类马匹都和天闲厩的马一样,享受同等待遇。但是,由于饲料供养不足,同等待遇只是空有其名。天闲厩的马和其他马都逃到田野,看见庄稼就啃就吃,百姓无法耕种,年老体弱者相继饿死,年轻力壮者被逼为盗。马的情况与百姓的情况相同,死的死,逃的逃。周夷王失去了马,连出兵都困难了,整个天下呈现一派萧条景象。

  唐朝白居易曾借《八骏图》一诗来批评周穆王玩物丧志,以讽刺当时的帝王不思进取。曰瑶池西赴王母宴,七庙经年不亲荐。璧台南与盛姬游,明堂不复朝诸侯,甚至直言千里马去汉道兴八骏驹来周室坏。就司马而言,穆王井然有序的治理离不开八骏造父的支撑,八骏是独具慧眼的造父从身经百战、日行千里的神马中选出的佼佼者;到了夷王那里,虽然马和人的分类规则并没有改变,但占据天马神驭位置的都已经名不副实,所以对分类标准、监督机制的把握有了实质的不同。

  养人、选人、用人和养马、相马、用马的道理是基本相通的。如果不按照人才的实际才能和贡献来分类,过于强调出身、年龄等外在标准,就不可能得到和更广泛地选用更多特殊优秀人才。以年龄为例,国外不乏年逾70岁或非常年青的优秀政治家被选为总统、副总统或被任命为驻外使节。即便使用同样的人才分类培养、选拔、使用规则,但分类标准、监督机制的把握如果有实质不同,可能会导致劣币驱良币、人才歧视、流失或消极怠工。

  路遥知马力。在千里马伯乐存量不足的情况下,与其以拔苗助长的方式自上而下千里马,不如创造普惠、实用的养马、用马环境,建立开放透明、公平公正的竞争机制,在赛马过程中养马相马,让身经百战的千里马和阅马无数的伯乐实至方名归的方式自下而上成长壮大。只有不拘一格降人才,才能形成万马奔腾的局面。老骥伏枥少壮担当赛马的结果而非相马的标准。赛马成为常态,的待遇基于实际才能和贡献,必然会对养马相马形成稳定的预期,将激励真正的千里马伯乐源源不断地脱颖而出。


分享